<sup id="24ggi"></sup>
<acronym id="24ggi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4ggi"><center id="24ggi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24ggi"></acronym>
<rt id="24ggi"><center id="24ggi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24ggi"><small id="24ggi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24ggi"><optgroup id="24ggi"></optgroup></acronym>
 讀書369 >> 名著茶館 >> 微型短篇小說>>正文
小小說:一朵火燒云
作者:白衣書生

  他說,我已經沒臉給你送花了,你都已經不正眼瞧我了。

  她說,沒有!我可從來沒有不尊重過你。

  這是他跟她在微信上的對話。那晚,他醉掉了?墒,那么些年,她對他的電話,總是愛接不接。他也納了悶,甚至很氣惱,可是有什么用呢!仔細想來,還不如當初結識她的那一兩年里,三天兩頭地通電話,甚至約好是在夜里的十點,回回都像有說不完的話似的。那時,她還在上大專,要夜里十點才下晚自習回到寢室,甚至剛鉆進被窩里。要是晚上一些,她可能就已經睡得夢里糊涂的了,但也會跟他夢囈似的說話,直到他掛掉為止。唯有的一次,是她生了他的氣,甚至把他從手機的通訊錄里給抹掉了,可再打過去,她還是接了,生氣歸生氣,但依然好好地說話,再也沒有出過亂子?墒,不出亂子,她跟他雖然還是偶爾地見面,一起玩,但日子似乎就平淡了下來,或者這樣的平淡,終究造成一種蒼白,讓人喪失掉熱情。

  后來,她畢了業,去到本城的一家幼兒園上班,離他得不遠,可是見面也不多,慢慢地接他的電話也不多了。他對她的這種神龍見頭不見尾很不解,可是也無奈,就一直地這么拖著掛著,不知道未來是什么。

  他說她沒正眼瞧他的那次,是在一個周末的下午。她喜歡練麻將,他就說陪她。有時她跟其他的老師在一起,他說他過去她又不肯,就只好約她過來。于是就約好了朋友,其實差不多都是她以前見過的,去城里的一家茶樓。

  很不巧的是,約好的朋友臨時有點事,耽擱了半個小時?墒羌币矝]用,他便只好在通過電話之后跟她解釋,并一起在茶樓的雅座里喝茶等候。她就一直不開心,只管把手機斜支在面前寬大的茶桌上,趴在桌沿上看電影,對他說話也愛理不理的,也不許他挨著坐一塊兒看。他很難過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,便只好或坐或躺地在沙發里,望著她,或者發呆。就連給她拍張照,她也不肯,伸手摸過旁邊的桌牌一類遮擋。

  其實那次,是他所見過的她打扮得最漂亮的一回。精心梳理的發式,淡妝之下鮮紅的薄唇,再在一套同樣鮮紅的連衣裙的烘托下,顯得格外地艷麗。只是,唯獨一副無力的表情,緊鎖的眉頭,把一切的生氣都給壓了下去。直到朋友們的到來,去外側一間鋪了花色圖案的大地毯的雅間里的麻將桌前坐下,這才有所緩和;蛘咚灿X得,當著朋友們的面不給他面子,畢竟不是件好修養的事。

  在先前等候的那會兒,她不由自主地嘆了一口氣,對他說,沒想到如今我也愁嫁了。他便湊過去說,叫你嫁給我你又不愿意……話還沒說完,她就打斷他,指著對面的沙發,他便只好又坐了回去。其實這陣子,他想了很多很多,可是終非一個交談的好時機,便也只好作罷。

  去接她,他是歡天喜地的。出門叫上一輛車,一路呼嘯而去就是了。她住在離幼兒園約莫有兩三里地的一個住宅小區,他在電話里沒有把地址弄準,便在一旁的街邊停了候她。沒過幾分鐘,司機顯然是不耐煩的,他便只好又去電話催。好在話音剛落,便見到她鮮紅的一身,在車后的街道上飄現。那是一朵難得一見的火燒云,就像映紅了大半條街。她坐進后座,司機一個見人到了,二個又見是個漂亮的女孩子,便也不好再牢騷,只管開起車向城里飛奔。見她打扮得這么漂亮,況且是從沒有見過的精致,他自然是高興極了,一路上話也不少。只是沒料到,朋友會臨時有事誤了點。

  一下午的時光,很快就過去了。他好開心的是,不止是她神色的舒緩,更在于她正好坐在他的對面,隨隨時時都可以裝在眼睛里,百看不厭。更何況那么些年的感情的發酵與作祟,就更是教人爽心悅目的了,尤其是她偶爾不經意地流露出嬌嗔,那是他最為歡喜的色彩,有種花兒迎風怒放的味道。就像這世界一下子就活過來了似的,一切都還曾經那般生動與活潑。

  只是末了,她要走。朋友們怪他不留她一道吃飯,他也善解人意地替她解釋,說她有事得去辦,改天再聚就是了。其實先前她跟他講過,晚飯時要去會一位房產商,好象是請別人幫個什么忙。他也不好說什么,除了低聲地問問可不可以另換個時間,她說不行,便也不好去勉強。話說,男女感情的事,勉強得了一時,勉強得了一世嗎?他也只好做出一副很信任,而且很大度的樣子。關于信任,在早些年,彼此曾經有過討論,即便戀愛與相守,誰也不可能把誰成天別在褲腰上,況且誰都需要自己的空間吶。握把沙子在手里,越用力就流失得更多的道理,誰都懂。這在當時,她是好感動的。雖然那次后來才知道,她約的其實是一位閨密,一起逛街玩罷了。

  還記得有一回,他請她的朋友們一起吃飯。末了去K歌,由她們選地方并且引著一路走去,雖然他覺得那里的KTV是不是看起來不夠大氣,但也心知尊重的必要,就沒有提出異議。只是剛走到樓下,他跟她在后面正興致勃勃地聊天,無意間他說起和摯友相互倒錢都很耿直,恰好自己前不久才找朋友倒了個一兩萬。結果她一下子就惱了,說你怎么這點錢都沒有,哼!不去了,不去了!話一說完轉身就走。他給嚇了好大一跳,趕忙拉著一番苦勸,她這才回心轉意。在KTV的小包間里,她們都唱歌,他原本怎么也不肯唱的,礙于她的朋友再三相勸,他便只好勉為其難的了?墒,由于她先前的氣惱,加之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當眾講她媽安排她近日去見一個寶馬男,弄得他心情很不好,這勉強的歌唱自然就干澀之極,恐怕是他這一生唱得最糟糕的一回。要知道換了以前,他即便不擅唱也是可以激起朋友們的昂揚興致的,尤其是酒醉之后那就更是隨便唱,無論會不會唱的歌,這時唱起來怎么都有趣。甚至有回在外地,他唱歌前隨口加了幾句旁白,加之歌聲也格外地深情與憂傷,把周圍的朋友感動得一塌糊涂的,直是敬酒。其中的一首,就是唱的跟她的故事。于是,經歷過了這次糟糕,他就再也沒有唱過歌,誰勸也沒用,寧肯罰酒。

  其實她不是個勢利的女孩子,要不然跟他早就不會有聯系了。她只是在有一回他跟她告白時,說“沒感覺”。雖然他不開心,但也不至生氣。其實他對她的告白,是從一開始直到結束的,密密匝匝地貫穿了他跟她的整個故事,只是回回她都樂不可支,好不得意。當然,她也會很介懷,要是一起玩,是絕不肯讓她的閨密有跟他單獨接觸的機會,就連上洗手間都會叫著一塊兒去。要是不介懷,那他就真的玩完了。

  他會給她送花,差不多都是讓花店送過去,然后晚點給她打個電話,問下喜不喜歡;ǖ甑穆殕T也只能送到幼兒園的門衛那里,然后打電話告訴他送到了。有一回她心花怒放的,再有一回她很生氣,說以后別再給我送花了。其實她生氣的那次,是因為她有了個男朋友,自然會有人將消息傳到別人耳朵里,實是教她下不了臺。然而情場如戰場,各取所愛而已,他雖然知道但還是送花,以至于她一直覺得難得并且感激的,就是他的大度與寬容,況且這也不是頭一回了。他甚至會對她笑著說,你有男朋友那又怎么樣,只要你敢帶來跟我一起吃飯,我也不會有失半點風度,于是有次她就帶了來,他果然沒有食言,一律禮節周全,也可能終被別人視破,兩個月后就分手了。也或者,那些小男生畢竟青澀,實在沒有他這般綿軟的成熟的韌性吧。

  有一回,她想跳槽到本城最好的那家幼兒園去,并且已經投寄了簡歷,他就千方百計地到處托朋友幫忙,甚至有位早去了沿海城市的朋友也是熱情相助,只可惜沒有辦成。后來一位商人朋友跟他說是舉手之勞,但因為她沒有再提及,他也就沒有再過問,只知道她還是在那家幼兒園上班。

  至于她住的那個小區,其實是她從自己那份不算高的薪水里,積攢了錢,租了一套房子,把母親從鄉下接來城里,然后又叫父親別再去外省打工,就在本城找份不太辛苦的工作,一家人過起團聚的日子。幫他父親找工作,他也是盡心盡力的,只是要同時滿足她提的那諸多條件,就實在太難了,況且時間又那么短。甚至有一次吃飯時,他當面聽見她在父親面前撒嬌,你說好不再出去留下來陪我的,怎么可以說話不算數?她父親只是一個勁地訕笑,勸慰她,他也在一旁不顯山不露水地調和,暗地里差不多找了所有的好朋友幫忙,差不多就快把這世界翻個遍了?墒窃賳,她父親還是出去了,而且還是她當面跟他說的,一副很是沮喪的神情,至今他都記得。

  他給她送花,幾乎每回都是送書。拿一本嶄新的閑書,讓花店精精致致地包了,貼朵小巧的裝飾花在角上便是一份不錯的禮物,再加之一束漂亮的花,那就相得益彰,再好不過了。

  然而,自從他說她沒正眼看他之后,他再給她寄書,就沒有再從花店,也沒有再送花,而是從郵局,一片黃褐的牛皮紙簡單地包裹。她沒有再回復他,他也刪去了她的微信。故事似乎就這么結束了,誰也不會再聯系。

  一朵火燒云,映紅了半條街。那是他所見過的,她最為艷麗的時刻。只是不知道,漂亮的女孩子,為誰而妝扮。

返回目錄
阳江| 牡丹江| 山南| 芜湖| 垦利| 台湾台湾| 晋中| 临汾| 迪庆| 普洱| 呼伦贝尔| 台州| 徐州| 诸城| 吉林长春| 黑河| 天水| 泰兴| 宝应县| 齐齐哈尔| 扬州| 株洲| 明港| 芜湖| 武夷山| 余姚| 顺德| 荆州| 邳州| 巢湖| 陕西西安| 石河子| 柳州| 招远| 扬州| 邢台| 商洛| 黑龙江哈尔滨| 厦门| 佛山| 克拉玛依| 辽阳| 雅安| 泸州| 安顺| 本溪| 海西| 黔南| 德清| 清远| 公主岭| 泰州| 甘肃兰州| 本溪| 黑河| 七台河| 江门| 海南| 三亚| 高雄| 中卫| 兴安盟| 兴化| 泗洪| 大兴安岭| 定安| 红河| 邯郸| 吉林长春| 武安| 甘孜| 崇左| 盐城| 巴音郭楞| 铁岭| 韶关| 丹阳| 安徽合肥| 醴陵| 齐齐哈尔| 鄂尔多斯| 慈溪| 南通| 无锡| 垦利| 如东| 兴安盟| 林芝| 阳泉| 广汉| 迁安市| 余姚| 湖北武汉| 安岳| 洛阳| 乳山| 七台河| 馆陶| 赣州| 东莞| 茂名| 淮北| 临海| 吉林长春| 正定| 松原| 定西| 黄山| 定西| 仙桃| 象山| 渭南| 孝感| 吉林| 泉州| 淮安| 基隆| 海西| 邢台| 宝应县| 许昌| 博尔塔拉| 鹤岗| 大理| 儋州| 本溪| 海西| 海宁| 北海| 中卫| 鹤壁| 鞍山| 渭南| 台中| 天长| 泗阳| 晋中| 巴彦淖尔市| 固原| 海西| 大连| 莱州| 顺德| 毕节| 东阳| 台北| 漯河| 鹤岗| 桐城| 保山| 来宾| 聊城| 克孜勒苏| 张北| 忻州| 厦门| 神农架| 株洲| 博罗| 长葛| 安岳| 桓台| 桐城| 蚌埠| 安顺| 晋江| 三河| 雅安| 溧阳| 安徽合肥| 玉林| 库尔勒| 赵县| 濮阳| 澄迈| 屯昌| 寿光| 哈密| 迪庆| 龙口| 黄南| 武威| 开封| 东方| 钦州| 泰州| 泰安| 湖州| 固原| 海宁| 韶关| 毕节| 淮南| 吉林| 淮南| 大同| 曹县| 淮安| 安吉| 鹰潭| 桂林| 三沙| 海西| 焦作| 阳江| 荆门| 丽水| 溧阳| 改则| 滕州| 余姚| 伊犁| 六盘水| 吐鲁番| 临猗| 唐山| 红河| 玉树| 舟山| 宝应县| 昌吉| 恩施| 红河| 桂林| 肇庆| 基隆| 普洱| 那曲| 许昌| 鄢陵| 广汉| 顺德| 玉树| 宣城| 莱芜| 四平| 通辽| 桂林| 大同| 泸州| 赤峰| 中山| 阿里| 永新| 赵县| 本溪| 眉山| 涿州| 海东| 阿坝| 赵县| 巢湖| 仁寿| 大理| 铁岭| 佳木斯| 文山| 许昌| 漯河| 醴陵| 安岳| 那曲| 邹城| 湛江| 伊犁| 启东| 邳州| 万宁| 商丘| 金昌| 乐清| 嘉兴| 张北| 邳州| 平凉| 鄂尔多斯| 淮南| 甘南| 鹤岗| 阿勒泰| 常德| 连云港| 本溪| 泰兴| 湖南长沙| 五家渠| 张家界| 铁岭| 陕西西安| 芜湖| 灌云| 怀化| 杞县| 泉州| 曲靖| 大庆| 营口| 日喀则| 衡阳| 兴化|